idiot

2019-05-22

好像睡了一觉,一觉醒来已经二十岁了。这么一说的话,人的一生真的好短暂啊——不过睡四觉的样子…..这样说也未免有些不妥。毕竟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活到八十呢(真抠门)

帕斯卡尔说,人是一颗会思想的芦苇,这么说的话确实呢。芦苇的花期是8~12月,刚好四个月,冥冥中是否存在某些巧合?哈。当然没有。

不过回过头来看,我自身确实和芦苇有着一些共性呢。比如说芦苇喜欢随风摇曳,随风摇曳这个词我觉得用得并不好,那是有兴致的人强行修饰的结果。

事实上,芦苇应该是被风吹动而不是跟着风动的才对吧?它是被动的。

我的性格犹如随风摇曳的芦苇——一旦我和某些个性强烈的人在一起久了,我的说话方式,某些行为也会变得和那个人相近。正如被风吹动的芦苇,这并不是我自愿的,我也处于被动状态。有时候风来得猛烈,有时候来得温和;有时候夹杂着树叶,有时候也带着雨雪;我时常会想,当没有风的时候会怎样呢?当世上再也没有风这种事物后我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?。。

芦苇会随风摇曳,但也仅限于水面的部分。我是说,它发达的根茎并不会哦。

话说回来,人与人之间会互相影响,那么在我被其他人影响的时候,其他人也必定会被我影响。这样的话,他人吸收了我的影响,有了我的一部分东西,我又受他的影响,其中却又夹杂着自己的一部分东西。还是说,它们是同时发生的?

在我受他人影响不停改变的过程中,也是存在着从从一开始便存在的,一成不变的事物。我想,那大概就是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了吧。

人在生物学上是没有天敌的,但我觉得,人果然还是有天敌的吧,而且就是自身。

这种说法当然是不严谨的,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人是不会捕食人的。(这里该说广东人除外?)但是呢,这世界上除开各种疾病,能让人消减的也就只有人了吧?我不会政治,所以不说制度和规则的约束。

我一直相信着没有期望就没有失望,没有羁绊就不会受伤。太宰治在《人间失格》中说 ”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,自然不会有悲痛来袭。”大概也就是这么个意思了吧。

事实上,人一旦有了难以割舍的感情,就会变得脆弱。而能给予人难以割舍的情感的对象,多半就是人了。

尤其是像我这样本身就脆弱的人,他们的做法是在你的心口开一刀,然后等着伤口结痂,之后再掀开伤口,撒上盐,再拿针线帮你缝好,如此循环,直到你再也受不了。

作为弱小的一份子,我的做法就是在事物发生之前将其阻止。假设会和某人产生不必要的感情,那么从一开始就不去接近就好了,已经接近的,那么不要继续深入就好了。顾城说过

你不愿意种花

你说,我不愿看见它一点点凋落

是的,为了避免结束

你避免了一切开始

是的,这世界上自己不知道的事物太多了,假如都这样回避掉难免有些遗憾。可是问题在于,我不知道那些事物,所以我不会有想要去知道的想法—我没有那种好奇心。我不想体验人生的大起大落和大喜大悲。我是不可救药的弱者,是不想当长官的士兵,是不想开花的树,是不想长大的孩子。一成不变的事物,就是自己弱小又固执的内心啊。